酒意入桃汁儿🍑

wb:酒意入桃汁儿
我这辈子抵抗不了猫狗cp

  😅

今天的我be like :😭😭😭

大梦明天删掉,全部重写,一次性更完

【城翊】心结


今天这堂课,气氛出奇的怪异


沈翊今天的教案是列宾的《伊凡雷帝杀子》

画面里讲述的故事,是伊凡四世用笏杖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沉闷到极致的色调,暗色房间里,伊凡大帝怀抱着自己的亲骨肉,淋漓鲜血顺着儿子额头不住地流淌,这却是整幅画面被阳光照射最足的地方


杀人前的愤怒,杀人时的凶狠,杀人后的悔恨

那是杀人犯的兽性

紧紧搂住的双臂,用力捂住伤口的手掌,瞪大的双眼中饱含痛苦

那是面对儿子在怀中垂垂将死的人性


那张兽性与人性融合的脸,在光线下无所遁形


“人的情感,自然而然就会流露,眼神,表情,动作,眼白的露出度是多少,嘴角的位置和角度,都能表达一个人的情绪”

他从台左走向台右,目光抛向平时听课反应十分积极的一名同学,可今天沈翊并没能接触到对方的眼神


“而画像师要学习这种能用画作将这种情绪捕捉,并且作为具体的形象留存下来……”

察觉到了异样,沈翊渐渐停下话音来,那名学生依旧低着头

不只是她,她周围的同学也都在或低或侧着头,窃窃地私语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沈翊问道

可伴随着他的疑问,议论的声音也陡然增大,沈翊皱着眉,放下了手中的激光笔,偏着头扫视着台下


一名学生突然猛地站起来

“听说七年前的北江警察被杀案件,有一位画家向嫌疑人提供了被害人画像,但是在受审时没能画出嫌疑人的样貌是吗?”


“这样的人,能在警校的讲台上,大谈怎么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像师吗?”

学生愈加大声,质问的声音撞击到讲厅的天棚,再反射回来,回响在整个空间中


“你的画害死了一个警察!!”

沈翊一时分不清

这话是从面前的学生嘴里说出的

还是从七年前的杜城嘴里说出的

他身体里充斥着的,是心脏加速泵血而导致血管鼓动的声音,一下下如同被锤击


“这位同学,你提出问题和本堂课的内容无关”

良久沈翊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似平静地回复道,可他两手指尖不停地转动着笔身,暴露出他试图掩盖的情绪

他以为随着案子的水落石出,和杜城亲手将陈舟送进监狱,自己早已可以无愧于心

可面对这番质问,他还是难免慌了心神


“沈老师,那案子的凶手如今抓到了吗?”

“我听说,嫌疑人和幕后黑手都已经伏法了,是这样吗?”


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如同一手细指展华绸,抚平沈翊紧缩的眉头


杜城本来是想接沈翊晚上回姐姐那里吃饭,想起沈翊上次提到要去准备些礼物给姐姐,便提前到了警校

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沈翊在台上站定,穿着米白色的针织衫被冷光打着,仿佛被冻在了冰里

此刻他来了,才眼见着那些棱角柔软下来


这样的人,还是适合站在阳光下笑眼迷蒙地看你


沈翊在台上冲他点点头,光若隐若现地碎在他眼睛里,而杜城却还是不满意

学生们压低声音讨论着他的来历,杜城也看在眼里

走上讲台,拿过沈翊身旁教学收音用的麦克,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北江刑侦支队队长杜城,英勇牺牲的雷队的徒弟,他们未来的上级

没有比这更好的证明,来反驳他们方才无端的猜忌


“看样子你们很好奇七年前的事情,沈老师不介意我占用你的一点时间,给学生们做做演讲吧?”

他说着,微微侧目看向沈翊,好像真的是在向他征求意见一样,沈翊忍俊不禁,笑着移开了视线


“七年前,有一位艺术家,他拥有高超的绘画天分和能力,却被不法分子所利用了,按理来说,他也是受害者”


“可那个时候有一位警察,他对这位画家说出了一句话,就像今天你们一样,义愤填膺”

他从台上又往台下靠近,隐隐地压迫,学生们只留下了呼吸的声音

“你的画害死了一个警察…”

这句话再次从杜城嘴里说出来,不再带着锋利的刺,反而轻声细语,唯恐惊动了刚刚停止振翅的蝴蝶


“于是这位画家,背负着这样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杜城攥着话筒的手紧了又松,汗有些湿手

“七年,他用了七年的时间,彻底脱离艺术家这个身份,一步步变成研究生,公务员,警察…到如今,他亲手将凶手绳之以法,彻底将犯罪分子的幻想击碎,把他们一张张脸画下来,变成了警方办案的重要依据”


下面的学生鸦雀无声,刚提出质疑的那名学生,更是把头埋得很低,不敢抬头看人

杜城却偏偏往那个学生那里走去,站在了那名学生的身旁,继续开口想说些什么

“所以……”


他往台上看去,沈翊正抱着肩膀,冲他歪了下头,眉头一挑

杜城瞬间就明白了,立马改为伸手拍了拍那名学生的肩膀

“希望大家都能努力学习,早日成为像这位绘形神探一样的优秀警察,为守护北江,守护人民,守护社会稳定安全,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随后杜城将麦克自下而上递回给了沈翊,在学生们看不到地方,冲沈翊回眨了下眼睛,用口型说道

“车,里,等,你”


沈翊嘴角勾了又勾,还是没忍住笑意


“好了同学们,接下来我们回归正题,继续来讲这幅画作的情感表达……”

…………


【去查查警校学生怎么会知道警局的审讯内容的】

【收到,城队】

摁灭手机屏幕的下一秒,开关车门的声音就响起了


“你怎么来了?”

沈翊一边将画包转身放向后座,一边问道

杜城突然起了坏心,一手搭在方向盘上,身子向后靠,头偏着趁机往副驾驶的位置向前倾了倾

“不先谢谢我出面帮你?”


沈翊放完包一回身,就发现两个人距离过于近,显得有些…亲昵

车里狭小的独处空间,更能触发空气里某些粉红色的颗粒,组合成一种叫做暧昧的东西,散发在空气里


“你需要我怎么谢你?”

沈翊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仿佛是在撒娇的话,等于把命门递到了对方手里

怪不得,都说艺术家的本质是冒险精神,自己这是冒险升级


杜城没接话,就笑还抬着眼睛盯他,时不时缓慢地眨动一下,一言不发


沈翊咽了一下口水

杜城还是不说话


沈翊也缓缓眨眼回看他

杜城依旧不说话


沈翊耳朵开始红了

杜城的眼神,早已把想干的事干了个遍了


猛然一撤身,沈翊把背贴回了驾驶座上,两手并用地扣好了安全带,坐好后目不斜视地看着前面的空位

杜城在旁边偷着笑,嗤嗤地笑声都藏不住,就跟眼睛里感情一样


“走吧,回家陪咱姐吃饭了,沈老师!”


车子往前开走,这一路晃晃荡荡,路不好走,红灯一个接着一个,开得沈翊又困倦了


在他临睡着前,隐约听到了一句话


“沈翊,当年的事,对不起”


他安心地闭起了眼,头靠在车窗上睡过去了,手指搭在了杜城的手背上,轻轻敲了两下


只是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他的手好像被捉住了,放在谁唇边吹了吹,留了蝴蝶停下的痕迹

“师父,你收到我送的花了吗~?情人节快…”

“快什么快,咱俩国家公职人员,不过洋节,赶紧回家包元宵!”



双节交替,祝大家正月十四,正月十五都快乐呀😘

【雨双】关于悲观的梦,和怒放的花

*关于年长人和年轻人的喜欢





——————————————

全警队的人都喜欢拿他俩打趣

王大雨,和他的师父,徐无双


自从有了王大雨这个徒弟,徐无双过往的冷面神探的形象也开始日渐崩塌

邢国良原本开玩笑叫徐无双“队霸”,现在见到徐无双,正眉头攒成一个结,认真掐着表,盯着王大雨晨跑


“队妈!”

他走过去照着徐无双后腰就是一杵,徐无双嘶地倒吸凉气,回头还了他一腿

邢国良边闪开了身子边继续笑话他

“你看看你,看你徒弟就跟老母鸡看鸡崽子一样”


“你以为谁都像你!就知道看报告!”徐无双都没回头看他,邢国良也不还嘴,他总是乐得打趣现在这有人气儿的徐无双


以前的徐无双,就好像命都不是自己的,咬着牙就是横冲直撞,拼命地踩着油门把自己往生死边缘线上送

没人敢劝,也没人能劝的动

邢国良不止一次听到过袁局叹气,怕是他也苦于这种早晚有一天会在因公殉职的名单上看见徐无双的担忧


当初他坐在旁边喝着茶听说袁局给老徐安排了个新徒弟,差点烫了嘴

那话听上去就和封建社会包办婚姻一个调调,听上去的潜台词都是:“老徐,你要老婆不要?”


他当时想不明白袁局为什么要挑王大雨

看着乐观,成绩优秀,每天亮着白牙从不垂头丧气,就是个自发热太阳能

可说不好听些,把警校送来的好苗子也给带坏,学成老徐一样的不要命还得了?徐无双只是嘴硬了些会逞能,壳子里还是易碎,可别让年轻人也有样学样


不过现在看来,领导的决策还是英明的

邢国良咂咂嘴,得意洋洋地晃晃脑袋走了


王大雨刚跑完体能,喘着气,弯腰将手放在膝盖上撑着不坐下,缓缓走了两步到了徐无双身边,低着头接了徐无双手里的毛巾抬手擦汗

徐无双陪着他往前慢慢走路放松,拿着手里的秒表总结王大雨的进步,安排他接下来怎么练习


晨跑的时候阳光可真好,王大雨低头看被阳光照亮的徐无双,皮肤边缘的细密绒毛好像发着光,说话的时候薄唇一张一合,上唇的青色胡茬被打理得干净利落

明明从徐无双嘴里说出来的话没一句是过分亲密的,可王大雨听进耳朵里怎么都觉得可以称之为,惹人喜爱的那种可爱

徐无双正说着,听见人半天没回话,便抬头对上了王大雨的眼神,这露骨的情丝再怎么装作看不到也难藏,更何况王大雨看上去也没打算藏,要是人类有尾巴,怕是也让王大雨摇断了


徐无双觉得无措和无奈,火星子散漫成灿烂的烟花,细细密密的小热点落在身上,烫起一身的红痕

他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会让王大雨以这样的热切目光附注在他的身上

让他堂皇,让他紧张,也让他害怕让这个目光失望

所以他一边需要提起浑身力气应对这样的目光,一边努力的让自己看上去真的像王大雨眼中那样


这样的压力有时候让徐无双觉得累,试图逃避

他好奇为什么自己会被爱,更觉得不应该因为年轻人的半晌贪欢而失去分寸,耽误了别人的未来

他眼中的那个年轻聪明,有冲劲,有着更多未来可能性的王大雨,不应该在长途汽车的途径站下车停留


年轻人就该向前走,他会遇到更美的风景


可王大雨总是追着他,白天工作追,晚上宿舍追,有时候连梦里都充斥着王大雨带着哀怨的眼神看他,追在他身后问

为什么不回应,为什么不理,为什么不喜欢


没有不回应,没有不理你,没有不喜欢你

梦里的自己总会坦诚许多,会纵容着自己多拍几下王大雨的头,捏捏他的脸,会嘴角上扬着哄哄他


可现实里的徐无双,却尽力收回自己所有可能外泄的秘密,刻意装傻维持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有时会找些理由逃避,可又狠不下去心看看王大雨会不会因为他的逃避感到受挫和伤悲

奇怪的是,他每次的回头还是会对上年轻人热烈的目光,王大雨就仿佛一个永远在家门口蹲着你下班回家的大型犬,从不怀疑主人出门是不是真的去工作,只知道出门前他说了再见,就一定会再见到

就像此刻他坐在办公室里拖延着不肯回宿舍去,发了个微信告诉王大雨自己有点事情要出去,王大雨立刻回了一个狗狗傻笑说好的


徐无双倒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反过来想问他不好奇自己有什么事吗?

可手机拿在手里愣了一会儿,还是把打的字都删掉了,换了一个嗯字发了过去,收起手机起身出门去了


徐无双其实根本没事做,只是想把自己从纠结当中解放一会儿

他开车去了离警队有点远平时又嫌弃堵所以不常去的餐馆,进门惯例点了一荤一素两份菜,点主食的时候想起今天没带人来,他们家又是津海难得的分量大,看样子只能吃不完的打包带回去

等把打包盒放回车里,他又想着开车去海边吹吹风,驱车到了海边,半开车门吹了会儿风发着愣,等身上的羽绒服都有了凉意

反思一下确实不该在冬天来海边吹冷风,这才上车打算回去

经过便利店的时候徐无双买了两听啤酒,又觉得手冷,打开暖饮柜子选了半天,只看那个红色的调制乳饮顺眼一些,便也拿了一瓶握在手心里


徐无双把车停在宿舍楼下熄了火,坐在车座上看着自己所在的寝室的位置,握着手里发热的旺仔牛奶发呆

几小时的自由时间也没让他有多放松,反倒是心情更差了,想喝酒


路上不知是哪个减速带的时候把副驾的酒罐震到了车座下面,他弯腰拾起来没多想就开了,结果溢出来的白沫直接转出个花,呲到了黑色的羽绒服上

他连忙把酒罐单手伸出车外,不防水的面料快速地吸收着麦芽的香气,酒罐口冒出的白泡又收缩成酒液顺着指尖流下去,他只能右手在车里不断翻找着,还真的被他找到了副驾的储物匣里有一包抽纸,旁边还有一包湿巾

徐无双抽了几张,开门下了车,慌忙地擦拭着被沾湿的衣服和手

等好不容易擦干净了身上的衣服,这才顺顺当当地把酒喝下去


酒进了嘴里,脑子反而更清明了一些

徐无双终于想清了自己这一晚上的兜兜转转打发时间,是不想发现自己其实很在意王大雨的情绪和心情,不想发现自己其实不舍得疏离那些赤诚与热烈


当他拎着打包回来的饭菜和旺仔牛奶进门的时候,王大雨果然是没睡的

虽然微信消息里没说会等他,但是这已经成了种奇怪的默契,仿佛他不回来,王大雨的一天就没有结束

他想往身后藏手里的东西,他害怕王大雨看见,会流露出他难以招架的情绪


一种他不可向迩又诱惑难挡的情绪


“师父,我想跟您聊一聊”

王大雨坐在桌前开着台灯,一本正经的样子下意识抓了抓自己的领前,摸了个空,又定定地抬眼看徐无双


“什么事,你说吧”

徐无双被盯得心里有些打鼓,并不知道王大雨准备做什么,手里的东西一下子烫手起来,只能顶着王大雨的视线佯装淡定,放在了桌面上,拉开椅子坐在了王大雨对面


王大雨眼看着徐无双眼珠明明转了几圈还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心里只觉得化成团的柔软,眨了眨眼,开口说道

“师父,我觉得你应该是知道的,但是我还没正式的说过”


“我喜欢你”


暖黄的台灯灯光下,少年人眼神和平日一样,毫不隐藏

徐无双一怔,瞪圆了眼睛嘴唇微张,心脏狂跳不止仿佛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他心想,该来的来了,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在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自己总会需要送他远去的今天


在他明确自己一定会舍不得的今天


徐无双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而王大雨也没给他留有反应的时间


“我知道这份好感对你来说很有压力,我过于迫切的想证明我对你的好感,却没真正告诉你有好感的原因”

王大雨身子往前倾着,努力朝他的方向靠

“你会觉得,甚至我都说不上来为什么喜欢你对吧?”


“我想告诉你”

王大雨无比认真的盯着徐无双的眼睛,这当中饱含着坚决让徐无双无法不信任他接下来说出的每一句话

“我其实在遇见你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更不知道要做一个什么样的警察,我的人生并没有规划”


“但是直到遇见你,和你相处,你的性格语气,你的行为处事,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那样的充满能量,我知道你不完美,但你早已经足够优秀,在我一无所知的时候是你引领我,在我迷茫的时候是你陪伴我,在我低沉的时候是你鞭策我”


“是因为有你,我会去思考和计划,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警察,才配得上与你能并肩前行,才能和你一起消磨时光直到老去,将来和你在一个阳台上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庆幸能够遇到你”

王大雨说完这些,耳朵已经红的发烫,可还是起身跑到了徐无双身边,那么高的个子却团在一起蹲在徐无双腿边,眨着圆眼睛

“我不需要回复,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不完美我也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也喜欢你,如果我没能让你知道你是有多么的值得人喜欢,我会后悔的”


徐无双看着王大雨,他就那样看着王大雨


他此刻眼中看到的是一丛怒放的花,对他而言那样动人,却不知会开多久

在他心中明确的知道,情人间表达爱意的鲜花总是有花期的,少年人的热情终有一日会消失无影

可是即使知道有一天会凋零,还是会把它放在花瓶里,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为它换水剪枝,甚至会留下一片夹在书中,放在房间中永远不会再打开的一本书里


谁又能拒绝收到鲜花呢?


“乖,知道了”

良久之后徐无双伸手,捏了捏王大雨的脸

他脸上正经,嘴角含着笑,让王大雨并不心慌,知道他至少没有被抗拒

“去睡吧,明早还是要起来跑体能啊!”


这吓唬小孩子的话以往总是屡试不爽,可这次王大雨却没着急奔床而去

他身子往前一晃,直接环着徐无双的腰扑抱在了腰间


“谢谢你,师父”

徐无双也没有推开,被暖了一路的手心放在王大雨的背上拍了拍


我喜欢你,到花叶凋零的花期

你喜欢我,到梦境消失的黎明


——这个故事关于你,关于我,关于悲观的梦,和怒放的花

【雨双】暗流

放不出去全文,🐧我


——————————————


这本来只是一场让王大雨毫无兴趣的“实习研究”


他本是组织里的中层,知道被调配来管理的会所表层底下也不例外暗涌着一团洋流

上一任老板关系很硬,上头有白道顶着,下面有黑道兜着,所以什么黑活脏活都敢接在手里

比如杀人寻仇,这活他很熟

比如买卖人口,这活他也跟过几笔

比如调教性奴,这倒是触及到了王大雨的知识盲区

秦哥在旁边猛抽进去最后一口,然后将变暗的烟头踩在脚下,他说,这年头这个颜色的生意,比杀人寻仇都赚钱,还最不容易出问题

秦哥是上一个老板留给他的助理,说是助,实际上都是他在理,王大雨只能咬着牙点着头听

没办法,谁叫他王大雨是个天降的官,上了牌桌一手空空,没有几张能镇住手下人的底


他也不是没见过搞情色产业的兄弟,夜店,KTV,洗浴,这都是情色交易的大好温床

后来上头查的严,一抓一个准,近两年就想了别的名头改走软色情,一样盆满钵满


就是属实是没想到这家会所玩的这么大,直接把买卖人口和淫秽色情加在一块吃暴利


况且王大雨也一直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生意

亲近点的兄弟都知道,王大雨这日子过得就好像是丧失性功能一样,俗称不行

这点王大雨也没特意跟人澄清过,他们误会了倒也省去他多费口舌

他最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命够不够硬,哪管漂亮妞儿能不能让他硬

所以今儿这个调教演出他也没有兴趣,不过是把一个可怜的女人捆住四肢,然后哭得昏天黑地,再失去理智的嚎叫颤抖,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


可秦哥在旁边眯了下眼睛

“还是建议你去吧,熟悉熟悉你手里将来什么生意”

“让他们领你去”

他这般说道,王大雨听到心里是老大的不满意,但也不好直接翻脸,拉着脸晃晃悠悠地跟上了一旁的小弟引路而去


………………

【雨双】津海恋曲-8 结局

*人鱼王子王大雨×普通民警徐无双

*甜蜜双人小游戏


——————————————

“你,你刚才为什么亲我啊…”


徐无双回头看着刚进家门口的王大雨,大高个笔直站在那看他,眼睛亮得落了星

耳朵红透了,说这话时带着黏黏糊糊的音,惹得徐无双好像也有些臊得慌


回家路上徐无双总是目光控制不住地飘去副驾驶的王大雨身上,不止一次后悔自己的冲动


让他后悔的原因,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了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王大雨呢

阳光,活泼,体贴,温良,可爱,开朗


如春风,如秋水

如夏花,如冬阳

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想象都放在他的身上也不为过


徐无双很喜欢他


徐无双知道,亲下去的那一刻,一切都向着失控的方向一路高歌猛进,没办法装作没发生过,继续绷紧了拉扯着,或者压抑住自己流露出的欢喜


甘拜下风,一塌糊涂,输得彻底,他倒也愿意

可是接踵而来的就是期待和恐惧交织的复杂情绪

想十指相扣,想肌肤相亲,想亲吻和拥抱

怕日渐平淡,怕疏离变心,怕冷漠和争吵

徐无双知道自己过于贪心,既想抓着情爱的好,又怕将来的坏伤了自己


那个女孩飞身倒下前的那一刻,他本来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所有在意的人用尽全力留在生命里,不留下任何遗憾给自己

可此刻面对王大雨的问题,他还是没有勇气肯定地点头,开启这段关系


只要开始就有结束的可能性,对局成立了就有输有赢,徐无双真的害怕赌


长时间的沉默,让王大雨本来满怀期待地表情渐渐凝固,垂下眼帘来遮住眼睛,攥紧了掌心的袋子

“我先去收拾东西”

原本挺拔的身形微微驼下去,踩掉鞋子拎着袋子钻进了屋里一关门隔绝了客厅


徐无双愣愣地站在原地,看了会玄关被遗弃在那里歪扭着的鞋,和一旁被王大雨摆得整整齐齐的自己的鞋,成了鲜明的对比

耳朵里有隐隐约约珠子落地的声音,徐无双揉着自己发闷地心口,走到卧室门前


他注定是躲不掉的


他敲了敲门,王大雨有个几秒没什么动静,头好像埋在了胳膊里,发出闷闷地回应声

“怎么啦?”


“你…”

徐无双顿了顿,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能哄到可怜巴巴地小孩开门,好让自己直接用行动证明


可想了半天还是没什么主意,干脆压着声音叫了他的名字

“王大雨”


“王大雨?”


“王”

叫到第二声刚落下,第三声声音刚起,门就打开了,锁舌擦过锁眼发出咔哒地声音


‘真狡猾,太近了’王大雨心想

王大雨一开门就能低头看到他,徐无双站的近到几乎贴进他怀里


“怎么啦?”此时王大雨声音还带着委屈

下一秒他便瞪着眼睛不可置信,自己居然真的被徐无双钻了个满怀


徐无双从下向上抬头看他,被发蜡抓起来的前额发丝下落了一根,晃在那儿

两张脸间的距离感几乎消失,呼吸都能温软地打到对方鼻颊上


“还亲吗?”

王大雨听到徐无双嗓子发哑地问他,像那天夜里纸张磨在地板上,沙沙地响


“亲”

王大雨点头咬着牙像拼了命,狠狠地回答道


“喜欢我?”徐无双又问


“喜欢”


“巧了,我也一样”

王大雨听着这话头皮都快酥得立起来了,只顾着徐无双脸上的笑,看上去是只狡黠的猫儿,忍不住把自己这条鱼送进猫口,当了口粮


距离拉近的时候徐无双准备垂眸闭上眼睛,还不自觉地舔了下唇瓣,生怕不够软润,坏了这正正经经第一次亲吻的印象

王大雨咽了下口水一点点贴近,睫毛随着徐无双的呼吸一抖一抖地,盯着看着,痴迷他近在咫尺的红润脸颊和两瓣薄唇,手顺势就扣着了那窄却结实的腰

两人只觉得这世间最甜的糖也不会比对方更有蜜意


雨水落下来的时候细细密密,淋湿了路人的外衣,生怕感冒生病,赶紧褪去,又穿着薄衣钻到暖和被窝里


“无双”

王大雨贴着徐无双,在身后喊他


珍珠细细碎碎地落在他后背上,再顺着蝴蝶骨,腰背凹陷处,滑落到皱褶的床单上,发不出声音

冰凉柔滑的触感每掉落一次,就会打得他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带动着珍珠落下的频率也有些快


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让王大雨哭的


可他没有余力问,身子晃晃悠悠

哭倒是不影响王大雨的动作力度和频率


来来去去,总会让他有那么几秒失神的间隙,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存在于脑海里,所有的感觉都只集中在了一处


他没办法完全回过头,只能回手向后伸,侧头贴着床胸口磨在床单上喘气,结果手腕被人捉住了借力,反而让他只能说个名字出来了


“大雨”


知道徐无双这是在唤他过来,王大雨便听话的把温热的吻贴近,送进他唇齿里,两人的距离也由此过于深切,期期艾艾的声音又从那人鼻喉中挤出来


徐无双倒是比小美人鱼先化作了泡沫,在阳光如同金鳞撒遍的海面上随着浪花浮沉,最后化作被拍打在岸上的白沫,渗入浅肤色的沙


海水特有的咸气扑在整个沙滩上,吻进嘴里和汗水的味道无异

沙滩上有零零总总的桃红色海星,小小地点缀在连绵的海岸线上,配着海浪推上来的浮沫,更衬的沙滩的颜色是健康的小麦色


王大雨的生命终究还是随着浪花层层叠叠,回到了那片温柔又包容的汪洋里


徐无双倒是后悔了当初没抓住机会给王大雨灌输一点位置区分的问题,结果让王大雨在网课的世界里自由发挥,学了一堆用来折磨他的活计


当天夜里徐无双终究是身体力行,陪得哄得王大雨没再掉一滴珠子

“所以为什么哭呢?”


“你说喜欢我,我高兴”

王大雨毛绒绒地头发他埋在胸前还不安分地拱来拱去,倒不带情色意义,只是表示着亲昵


徐无双听着就乐,哼鸣地笑声回响在身体里

“那你以后不就天天哭了”


“那你是不是天天都喜欢我?”

“那我哭也愿意,换钱给你买沙茶面吃,加辣的”

“给你挑新衣服,要不他们老偷摸说你穿塑料袋”

“给你买车,马力大的那种,去哪都省力不累你”

“再给你买别墅,多大都买得起,你想住哪都行”

“然后我给你买好多好多你喜欢的东西,都送你”


王大雨把头抬起来轻轻咬他的下巴

“我没什么别的能力,只能把你喜欢的都给你”


徐无双低头看那双眼睛里的流光溢彩,只感觉被光晃了一样,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回抱的双臂紧了紧

“嗯,我天天都喜欢你”

“把你给我就行”


完蛋了,这下真成被大鱼包养的小猫咪了


……

“但是你答应我个事”


“什么?”


“早上唱歌,别故意跑调了”


“我那是怕…不小心影响了你…”


“没事,我爱听”


—end—

真相是假

视频创作@不是那个小茗同学 



——————————————

徐无双明知道那不是他


眼睛里同样有光,可他眼中并不幽深

微笑弧度都同样,可他的刺眼又阳光

可他的长相,身高,体重,身形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这四个字对于徐无双来说就是诱人的罂粟花,止渴的鸩毒酒


他甚至怀疑过那张脸的真假,伸手狠狠捏过他


少年人眼里的光,嘴边的笑,嘴里的话

一举一动当中的讨好与喜爱

都总能让徐无双想是曾经的那个人


徐无双糟糕地暗想,想让他变成他

骗他自己也同样爱他

最好他喝酒抬起来的动作表情要像那人

带他来曾经那人待过的留有回忆的酒吧

不允许他同那人不一样,说那么多的话


求求你了,变成他吧